2020 UI/UED用户体验设计走向何方? - 素马设计 SUMAART

2020 UI/UED用户体验设计走向何方?

By:Chris Song- 2020-01-01 09:06:19

大环境下对设计的影响,我们每天使用的工具发展趋势,我们如何相互协作,我们的主动意识如何影响设计变革。2020Ui用户体验设计趋势将走向何方?


为“后真相时代”设计

-


信息时代,大量虚假信息被用来推动政治议程,19年5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段众议院院长Nancy Pelosi的视频,这段视频经过了剪辑,让她看起来像是喝醉了。当这段视频被网络病毒传播,facebook产品政策的副总裁Bicker认为,不应该删除假视频,而是选择显示警报警告用户该视频没有得到证实。


Facebook、ins标记虚假帖子,但不会将其从平台中删除



几个月前,Youtube在视频播放器界面下边引入免责声明,让人们知道他们正在观看的内容背后是哪家公司或实体。


我们生活在一个碎片化信息时代,全球至少有70个国家经历了虚假信息运动。




企业需要对产品进行改变,以对抗错误信息的危害。但他们愿意走多远呢?


Adobe最近宣布了自己的服务,通过使用人工智能来识别被p过的图像和视频。这家开创了图像和视频编辑的公司现在正在帮助人们区分ps过的照片和真实的照片。




设计师们在2020年面临的更大挑战是,如何把人们从复杂的社交媒体和网络新闻营造的噪音和焦虑中解脱出来,教会他们如何识别假新闻,最终让每个人回到更健康,更值得信赖的对话中。我们有很多工作要做:设计过滤虚假内容的工具,让用户更多地意识到虚假信息的危害,阻止虚假信息的传播。


注解:后真相(post-truth)—— 这个词反映的是当今的一种典型状态,那就是“客观事实的陈述,往往不如诉诸情感和煽动信仰容易影响民意”。或者说,今天的人们不再追求事实与真相,而是容易为各种情绪、情感所煽动。


微型社区的兴起

-


作为设计师,你可以注意到,我们喜欢在小范围的设计圈子里去交流学习,我们喜欢与气味相投的人分享设计资讯,交流设计趋势,或者就职业相关的问题征求意见。我们在很多平台加入的群组,大多变得不活跃,最终变成了自我推销和内容营销的场所。如果你就设计想进行更深入的讨论,就建立自己的声音板。比如知识星球,乌托邦等开启圈子就某一个自己感兴趣的分区深度学习交流。


很多群组沦落成了自我营销的场所,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在更小范围更专业的圈子里去交流



大型在线社区,承载着大的用户流量。但用户之间存在沟通障碍,慢慢地,twitter、微博等就变成了一股极化的、愤怒的声音集合地。


这些并不意味着我们停止了在线交流,这只意味着对话正在迁移到一种更亲密、更集中的新型社区。Slack的高级产品设计师、BayAreaBlackDesigners的创始人凯特•韦洛斯(Kat Vellos)解释说:“ 小环境的亲近感让人们以更真实的方式向对方敞开心扉。”“小组越小,参与者之间建立心理安全就越容易。这在一个有成百上千人的大房间里是很难做到的。心理安全是让人们相互信任、团结一致的最重要因素,而小型团体/活动总能比大型会议更容易做到这一点。”


到2020年,设计领域最相关的讨论将变得本地化、原汁原味、重点突出。大型社区成为寻找和建立小型社区的主要途径。在一个每个人都对着对方大喊大叫的世界里,更安静、更深思熟虑的对话变得格外珍贵。


团队协作的重要性

-


随着数字团队的成长和项目变得更加复杂,判定一个设计师是否有价值,团队协作能力变成了极大的衡量标准。但大多情况下,设计师依旧被孤立在他们自己的产品团队中,很少有真正的合作。作为一名设计师,我能对产品策略提出自己的见解吗?开发人员和其他成员应该如何放手?大公司内部政治也使同事之间的交流进一步复杂化。


作为设计师,在一个项目中,要主动充当一个推动者,以不同的方式构建设计过程。


-推动用户研究,更多了解用户和产品

-优化交互或动画与开发人员协作完成,对最终交付效果负责

-加强团队成员之间的沟通协作,而不只局限于线上在某个文档上留下评论的方式


设计是一门横向学科。作为设计师,我们同情他人、理解他人动机的自然能力也会在我们的公司中发挥作用。在2020年,成为组织中的推动者,意味着让团队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团结在一起,为合作创造一个安全的空间,而不管头衔或部门。


设计是意图的呈现

-


我们的产品最初定位清晰,在专注解决用户的某个痛点上为用户带来价值,这是产品一开始成功的主要原因。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产品因为不断增加的功能而变得臃肿不堪,最终失去用户,走向衰落。出现这种情况有以下几个原因:


-用户说什么我就做什么。用户需求没有经过严谨推敲,产品团队直接接受他们的反馈

-业务方要什么我就做什么。来自业务方的压力,使得产品团队忙于开发新的功能以期产生收入

-公司内部管理方式不合理。某些公司考核产品团队的业绩由新增的功能数量来决定,产品团队为了增加新功能而增加功能


通常情况下,在添加了几个功能之后,再回头对团队来说已经太晚了。该产品最初吸引用户的价值主张现在被稀释了。随着产品变得越来越复杂,对用户的意义越来越小,用户体验也在腐烂。


坚持产品初心是一条艰难的道路,但并非不可能。Tonic作为一款阅读软件,在隐私问题上坚定自己的立场。Tonic不会询问用户的电子邮件地址,也不需要用户的任何个人信息。利用专利技术推荐用户感兴趣的内容。这种产品很明白自己的定位,不被身边的噪音扰乱自身的节奏,始终从用户需求出发,利用技术手段解决掉很多伪需求,不断提升用户体验,给用户带来真正的价值,所以才能留住用户。


在2020年,有意识地设计,意味着我们要更多从解决用户需求出发,解决用户真正的痛点,不要被工作本身所绑架。




设计文件的死亡

-


文件管理在设计社区中一直是一个流行的话题。从关于我们如何标记文件的方式,到文件版本控制,到关于如何共享文件的深入讨论。


每年都有新的工具出现,有一个特点:设计工具的更新将重点转向更好的协作。比如sketch将在明年发布的实时协作功能。


作为设计师,我们的工作成果不是最后工作结束时交付的某个文件,与团队一起作出的每一个决定,以及我们的想法如何正面影响整个项目。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设计文件是一个过时的概念。在纯云的世界中,文档的原子单位已经过时了。设计是共享,我们设计某个东西的主要原因是能够与业务涉众、产品经理、开发人员等共享它。




设计师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接受无文件设计工作流的理念。在过去,UI工具一直在打一场功能战斗,每个工具都试图成为原型制作、交互设计和反馈的一站式功能商店,而在2019年,这些工具跨越了竞争,提供了实时的可访问协作。


“当Figma在2016年底首次推出时,这个行业还没有准备好接受一个‘无文件’的设计过程,我们遭到了很多人的批评。我们必须赢得人们的信任,并证明基于web的设计工具可以和本地应用程序一样快速和强大。我们还必须向设计师们表明,如果其他人和团队能够自由地接触到他们的设计工作,将极大提升他们的工作效率。”Figma的设计总监Noah Levin解释道。


当设计师不再是关键人物时,我们可以邀请其他人参与我们设计的过程。我们的价值不再是我们是唯一能够修改设计文件的人。相反,我们可以把重点放在思考为什么需要去迭代产品设计。


对于产品设计师来说,他们的价值不仅仅是创建模型,2020年将是专注于增强我们的协作能力和帮助我们更多了解团队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