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为「日本Andy Warhol」的橫尾忠则,为你揭开魔幻拼贴下的迷离世界
 

被誉为「日本Andy Warhol」的橫尾忠则,为你揭开魔幻拼贴下的迷离世界
2017/02/15
Sherry
-

三岛由纪夫说过:“灵魂是温暖的、是唯一温暖的语言,他(横尾忠则)在艺术上独特的阴暗与温暖,是充满灵性的。”

横尾忠则被誉为“日本的Andy Warhol”,他的作品以拼贴的方式完成,将许多流行文化界面的影像和天使、佛陀及其他东西方的传统宗教形象组合在一起。这种创作,是新元素美学,也是一种魔法。



Photo via Japantimes


在1936年,横尾忠则出生于日本兵库县。1966年,他就以制作海报、版画、插画艺术活跃于日本艺术界,被认为是肇始于六零年代的波普艺术运动的领导人之一。



Photo via anothermag


For me, drawing was copying. Back then, I never intended to become an artist myself.

──橫尾忠則,interview with Whitewall




左:Photo via Doctor Ojiplático


右:Photo via The Japan Times


以插画起家的他,曾出版不少著名的作品,如早期《少年杂志》的封面设计、宝塚剧团的海报,是位多才多艺的画家。除了插画外,他也跨足许多领域,如平板印刷、油画等等,并大胆尝试用立体技法来表现。尽管没有受过正式的训练,但他却巧妙地把世俗元素与艺术结合,加上魔幻诙谐的拼贴风格,呈现专属日本的前卫艺术。



Photo via Goldin Auctions



左:Photo via University Blog


右:Photo via Lost Hairdressers



Photo via MoMA


自小,对超自然现象特别着迷的他,曾于著作〈私の梦日记〉中说:“我做了梦会写在日记里。有个被外星人的UFO约走的梦…这样的梦非常非常多,全都是和宇宙有关的。”在这种梦幻迷离的世界里,横尾主张把一切的传统规则打破,更对死亡世界相当好奇。

因此,他在设计时融入现代及本土元素——现代是指鲜明简单的构图风格;本土是代表传统日系的经典图标。两个元素的揉合下,横尾的作品成为日本设计界的鲜明指标。


I started fusing my innate Japanese aesthetic with American Pop Art, which produced all my major 60s work.

──橫尾忠則,interview with Another Magazine



在这种鲜明耀目的作品里,却隐隐地散发着前现代(pre-modern)元素,更成功扩大现代主义的框架。当细看这些海报时,大家会发现横尾大胆的叛逆美学——裸体少女、日本鬼怪、上吊自杀的上班族、婴儿、UFO、甚至是天使佛祖。

身份和地位截然不同,加上超越宗教形象的搭配,让他的作品穿透着神秘冒险的前卫思想,亦放入一场场视觉仙境。



左:Photo via The Japan Times


右:Photo via conceptart.org



左:Photo via  artbouillon


右:Photo via  tumblr/Gurafiku



Photo via swanngalleries


My design experiment was regarded as anti-modernism by Japanese society.



到了60年代,东京的政局相当不稳定,又是战后恢复时期,更进一步地影响了横尾的审美观。当时有大批学生因反对日美安全条约,进行了大规模的示威运动。作为艺术家的横尾,也难免地在作品添上几分政治意识。据说,他当时很喜欢用红色为背景,以暗示童年时的战火连连。

漫步天空的轰炸机,数之不尽的士兵队伍,处处的无家可归,这种红色的应用,大地是代表着恐惧无助的内心吧。即使他所应用的元素有着浓厚的古怪迷离色彩,也无声地散发着对社会的关怀。



左:Photo via blogs.20minutos


右:Photo via The Daily Psychedelic Video




Photo via  tadanoriyokoo


到了80年代,受到毕加索影响,横尾开始步向画家身份:"For me, design is a job and painting is a life."对他来说,画画是种不会老去的创造力。当执笔时,画中会寄托着自己的身体灵魂,更把所思所感投射其中。这种创作过程,正是让横尾深深着迷的地方。




Photo via whitewall


I’m only interested in what I do now and how it shapes my future. The past doesn’t mean much.

──橫尾忠則,interview with Gadabout Magazine



由于商业设计的过分束缚,横尾正往当代艺术方向发展,曾参与剧团电影及商品设计等工作。已踏入80岁的这位创意怪人,依然勇于尝试,不放弃出其不意的想法。


名和利是什么?

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Photo via Gadabout